灯笼摇曳,照不亮夜色里一片漆黑,

我撑伞走过长街,走过故事的结尾,

脸上分不清是泪还是雨水,

缘分从盛开到枯萎,经历了几次轮回。

蛮夷早被击退,可你为何至今未归,

我独守了多少年岁,鬓边已有了几缕白雪,

你音讯依旧如折翼的蝶,随风的叶,

池塘里荷花开了又谢,潮水涨了又退,

那一轮陪我孑影的明月,兀自阴晴圆缺,

而我却 只有一望无际的伤悲。

塞外风沙肆虐,雁门关外秋来青绿绝,

寒衣谁来缝补,战马何以养肥?

我宁信你心有她属,也不愿你葬身荒野,

可这生死无话的感觉,怎不让我肝肠寸裂?

那晚渡口那一别,竟应谶了永世不见,

是你心坚如铁,让这缘分未燃先灭,

还是我多有不周,才让你避而不见?

村口的老树,系满了红布条和未了

心愿,

我只能看着你挂在墙上的长剑,还有一卷未完的诗篇,

“借你一柄油纸伞,至今仍未还。”

提笔的句子,竟是那么凄美,

往后的日子,还是那般怨怼。

早春从枝头蔓延,是江南以南的遥远,

我搁下绣到一半的鸳鸯,

到郊外 看柳绿桃绯、看草长莺飞、看烟雨绵延,

这样诗情画面,可以让我容易记起从前,

记起你轻摇折扇的笑脸,

你“待我归还,此生不换。”的誓言,还在回荡耳边,

我却只能看见,桃花的血,飞鸟的泪。

景物依旧如昔如画,而今回眸尽是物是人非,

最怕午夜梦回,愁绪满香闺,

爱若昙花,纵然开到荼蘼,也只不过是眨眼之间。

誓言易碎,所有恩恩怨怨惹来的事事非非,

终究不被世人了解,最后谁辜负了谁。

让我为你再弹一曲琵琶,温婉的曲调里再会,

也就一并忘了 漫漫长夜孤枕难寐,

我用回忆打了结,今生只等你来解。

南无阿弥陀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ose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Rose文学论坛 ( 吉ICP备12001828号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