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聆窗外冷雨,簌簌,诉诉,又是一夜未眠。暗澹灯光,墙上剪影何时延至那西窗棂上,细长的乌黑,也只是含糊,如莫内池里的莲普通忧伤深邃,那靛蓝色。静静沉睡,等候拂晓,夜乃是静谧的,纵无一弯新月如钩。


回首前尘,透亮的往事照寂寞无处躲藏。寂寞是心魔,随着雨声,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悄无声息,溜到了心窝里去。心在跳动,血液在活动,而寂寞在体内涌动,蔓延每一根神经,剧烈抽搐,疼得扭曲。此时此刻,属于城市的喧嚣,悄然退出这黑夜的舞台,主角,是寂寞的狂想曲。并非一个漂亮的乐章,因它太悲伤。只是一首路易十六的吉赛儿,踮上芭蕾舞鞋,蝴蝶结缠绕住欢笑,层层纱裙,包覆曾经的韶华。

远香余味飘近,陶渊明五株柳树下的菊开得灿绚烂烂,菊花掩埋了前世的情,在墓碑下沉睡。曾几何时,你我西窗共剪花烛?曾几何时,你我淡酒两盏三杯?曾几何时,你我涉江同采芙蓉?而今难再与君共此一灯烛光!岁月的流沙卷走太多东西,那些喁喁细语,成了被光阴掩埋的机密,永远地堕入时光牢笼。你的笑颜,只能是幅画,刻于我心。画上的脸是含糊的,记忆,早已被偷走了,那是一本写着你我的日记。

两个世纪,小仲马的茶花香,使城市睡去。它是安息药,但迷不倒案前一卷墨染白布上,密密麻麻方形清秀;迷不倒边上一壶青花玉瓷中,冷冷冽冽瑶池清泉。如何能倒?心都已飞去,神形隔千里,去寻前世去了。前世,一棵菩提一朵莲,莲上一观音,伽蓝寺门飘落繁华尘埃,就此别过。

前世,伽蓝寺门别过,繁华尘埃埋过,那双眸,映着碎了的心,安然静卧于轮回的浮萍。拾起碎片,却拼凑不起。缘何?缘何?应是千年前散落了……落在甄宓的洛水中央,随着岁月飘泊;明妃的琵琶上驻足,宫商角征羽悠扬悲凄;泪流至苎罗山脚,随夷光一双纤纤柔荑浣溪纱,瞧她捧着心蹙眉。失足,跌入华清池。

再拾起碎片,随花一块葬了,红消香断有谁怜?何人待回首,望这一朝春尽的红颜老去?皆是只痴痴注视此岸,洛阳生根的牡丹

在武曌的脚边,你捧起了牡丹,本不该冬日雪里绽放的牡丹。散落的浮萍重逢,我望着,心融在皑皑白雪中。妾乃花魂,牡丹为裳,自你掌心旋舞翩跹,泪如雨密密而落。你雨中肆雪望向天边,你素手抚琴拾弦抬眼,泪吞进肚里,我踏着霓裳羽衣曲,一跃折腰,一舞惊鸿。

但是,曲终人亦散。千江水千江月,与君相决绝,天地仍悠悠。褪去华妆,无法只能瞧着你的背影,渐行渐远。绿肥红瘦,闭眼,堕入千古恨。

坠落凡尘,本为误,一误便终生。知否?知否?尚三世。三生三世枕上书,只三行字,竟无解:一世心伤,二世心殇,三世心丧。

再一回首,且又是一无树菩提,无心。

今宵,灯火阑珊处,岂寻得前世那人?彷佛是擦肩,必定苦缠。一处相思,两处闲愁,妾亦愁此终身。相扶相牵,永结同心结,生生世世纠葛鸳鸯藤上

伊人,伊人,何处寻你?许一世情深缘长,莫使孤单,莫使分别。

无你,纵七荒六合、四面八方,何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ose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Rose文学论坛 ( 吉ICP备12001828号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