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放到最大,让自己的思绪跟着音乐的节拍一路而上,无奈,一首歌,一段曲,短暂的几分钟,间歇之中,曲终人散。放飞了自己苦涩的心,留下了笨重的躯壳,还在二十平米的空间游荡,灵魂不知在何方!——孟琦
  
  关上厚重的防盗门,也关掉了一室的光芒,打开荧光灯,没有镁光灯的感觉,安静的坐落在角落里。心,烦烦的,其实已没了太多的厚重,只是有一种无法言语的苦楚,说不清、道不明,纠结得让人如掉进旋窝一样。常常是想轻灵一身的行走,却总是在那么一个时刻,狼狈了自己。但诸多的尴尬与无奈,总是无法遮住内心那一尺方度,无法掩饰掉那深处的片片温柔。在这九月,虽然我跨过了两个季节的温度,但冷暖只是左臂右臂的温暖。行走在清晨凛冽的寒气中,仅仅是自己的37°相拥,参与了两个戏码,终究没有多少厚度,终究无法抵御一切的冷意。大汗淋漓后,感到的是更加的彻骨寒冷。
  
  没有一丝的情绪,常常都是,在刻意的规避里,终是逃不掉封存起来的温柔触碰。常常觉得,最重的是诺言,最轻的也是诺言。诸多的语言里那么几句灵魂的打动,就束缚了内心。无望的等待里,只有对过去的回忆支撑着曾经的美好,把自己降到尘埃里。常常的飞蛾扑火,让我充斥着无力的感觉,将自己缩进自制的躯壳内。告诉自己:“逃吧”;告诉自己:“傻瓜,记住祭奠自己”。就这样,忙着、走着,只有自己明白,有多苦。
  
  慢慢的,在这满空间的流淌中,有一丝疼痛的感觉,缓缓漫过心田;旋即,淡淡的忧伤,浅浅的划过心涯。粗糙的十指,微微张开,捂住脸庞,情不自禁的雾湿了双眸。透过朦胧,恍惚地望见消失在人海的背影,明白,有些人,有些事,终是无法追寻!
  
  渐走渐浓的曲调里,这样的月份,泛滥了满室的记忆。这个九月,有一个属于我的日子。今夜,借一盏灯光,为自己写下这段文字;握一束藏香,只为幻化过往;落一脸泪珠,只为搁浅泛滥的思绪。看惯了太多的无所谓,却笨笨地没有领略期间的潇洒。将那一时之殇变换成流水;做成了杯杯美酒,习惯了浅斟;化成了卡布基诺的浪漫,便在了日子里;沉重的浓烈,尝试了放手,却没了快乐,如陀螺样没了旋转的重心。若,滚滚红尘有情,可否借我一米阳光,晕染失色的天空?若,烟雨未央,可否给我一个拥抱,温暖冰封的心城?远望夜空,畅谈:我们就这样,走在了世界的两端!
  
  是谁的画笔,勾勒了彼此的相遇?淡淡的留念,悲伤在流转。是谁的剧本,写上了彼此的结局?凉凉的雨雾,萦绕眉间。是谁的声音,唱出了彼此的无奈?挥手的仓皇,黯然了夕阳。举目四望,这一场默默无声的等待,斑驳了我多少锦年?花落纷飞在指间,听那一头你的笑语,模糊搁浅的岁月。记忆微微泛白,我知道,有一种执着叫单曲循环?失去,一种撕裂般的疼痛。
  
  如若,可以有如果,那么,能否为我书写一个拥有的结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ose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Rose文学论坛 ( 吉ICP备12001828号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Licensed